Shadow

音乐剧🎵(尤指歌剧魅影)是本命……喜欢BBC……最爱的剧是Yes,Minister……最爱的小说是《巴黎圣母院》

虽然不知道是哪个太太画的……
但是这只90小可爱真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好看可爱啊!!!!!!!
我爱他❤️
“I only date with Opera Ghosts!!!”

【镜厅AU】

Summary:
假设存在独立空间“镜厅”,在隔绝所有外部不可抗因素与变化之后,他们的命运能得到改变吗?

Notes:
OOC,脑洞合集;

涉及cp:
1.Tod & Sissi
2.Érik & Christine
3.Anastasia & Gleb




1.
他们在镜厅翩翩起舞。他自如地搂着她那再纤细不过的腰身,微笑着,似乎要在她的嘴唇上留下致命的亲吻。事实上,他只是靠得非常近,却没有落下。
这是最后的一支舞,只属于他们的舞;他还不想让一切过早结束——尽管他很愿意,也暗暗期待着。
有谁能想到,死神并不是冰冷的一团黑色,而是金发碧眼的俊美,若不是亲眼所见?他看上去热衷于调情;他几乎贴着她的面颊,在她耳边喃喃;有意无意之间把她搂得更近,好让她能清楚地听不见自己的心跳。他是冰冷的,就像那些镜子一样。
他们在镜子中的他们在镜子中映出他们在镜子中的他们的影像……
这近似于诅咒般无穷无尽的他们在镜子中的影像,坐着渐沉的王朝之舟……
“The government is here to govern , not merely preside like our predecessors did. When a country is going to downhill , it is time for someone to get into the driver seat , and put his foot on the accelerator !”
他们在镜厅中疯狂地旋转起来……是他们在转,还是镜厅?
已经不再重要了;她的自由迎来了死亡,死亡换取了永恒的自由。
他抛下冰冷的她,独自消失在镜厅的黑暗中。




2.
他挽着她,在镜厅起舞。由无数面镜子拼接而成的设计,令他想起“马赞达兰的美好时光”,地下寓所五层的酷刑室……它们似乎根本不曾发生过!他从没想到自己和那个本应当的“自己”会是同一个人。而现在,这些问题都不值得他关心。
毕竟他正挽着自己那活生生的妻子。
哪些才是真实的?是《唐璜的胜利》?还是可能正躲在某个角落的Ayesha?热心的波斯人?地下人工森林的野餐?还是现代化的电音?诡异的半脸面具?镶珠的黑披风?
这些都会成为侵扰。然而请放过他们吧!仅仅允许他们安静幸福地跳一支舞;所有的错误都不曾发生,所有的不利都被避开。无数镜面反射之后,那站在舞厅中央的,是真正的他们,还仅仅只是所有虚幻影像的总和?
真正的他们,不也是活在某一面镜子当中的吗?
最后,所有的蜡烛都熄灭了,镜厅化为无数碎片,每一片都深深扎进他的眼里,脸上,致使他变得丑陋而恐怖——
每一片碎片都映照着他被掀下的面具。




3.
他们沉默地对立着,身后的灵魂在镜子中对峙。
他朝她举起了枪;镜子中的士兵也朝着王室举起了枪。
他要亲自得到最不愿面对的答案,而她给出了。
受命追杀最后的公主的军官,却爱上了自己的仇敌。这是不对的,他千万次地诅咒自己:不要忘记共和;不要忘记用血洗净父亲的耻辱。
他们说,父亲的枪颤抖了,于是就被怜悯杀死了。
然而他看见她毫无惧怕,傲然绽放着,英勇就义的样子让他的枪和父亲一样,颤抖着;而且,他背负的情感甚至比父亲更加沉重。
他必须枪杀自己的爱人。
他还是强硬地拉开保险,枪口瞄准了她脆弱的心脏;他索性横下心来,背过头去,把呜咽压抑在最深处。
三……二……一……砰!
咔哒,紧随着又一声拉开保险的声音,砰!
过于清脆的枪声响了两次,却没有人躺倒在血泊中。
他用一把空膛手枪,击毙了过去所有的仇恨与误解,打碎了镜厅所有的束缚,使得他们获得了新生。

【EC同人】Dracula Vampire Nosferatu 【6】



Summary:吸血鬼!E&人类!C;事件背景遵从原著;中篇;双结局

Notes:这是一个糟糕至极的OOC脑洞;谨慎防雷;清水无差;基本设定Rierra or Uwe&Pia;角色属于他们自己





6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从那以后开始的三个月,Christine都沉浸在对音乐的无尽追求中;她是幸福的,因为Erik臻于完美的歌声已经将她带领上不可思议的高度。只不过她在台上演出时,歌声听上去却还是没有什么变化。
“老师,我觉得我的高音还是有点单薄;或许我还需要多加练习。”
“其实您已经做得很好了,我的孩子。而且,按照这样的学习进度,不久之后,全巴黎——乃至世界都会跪倒在您的歌声之下!”
Erik飘渺遥远的声音所许诺的未来如同他的声音一般,但足够使Christine感到开心了。
“或许我们还需要一些小集会展示一下……”
“集会,您说?啊!我想起来了:这段时间大家都在说歌剧院又要开始举行新一轮的集会了——小酒馆的集会,或许是愉快的派对吧,全歌剧院的人都会去。”
“非常好,就是那个!您一定得去,然后再唱首歌,这样才能让大家听见您的声音。”
“可是,我……”Christine微笑着想要推辞,却难以违抗Erik的意志。
“那么,明天再让我们继续我们的练习与讨论吧,Christine,已经很晚了,您该去休息了。”
等到Christine房间里最后一根蜡烛也熄灭了,Erik才从镜子后走出来,抱着一件崭新的礼服,把它轻轻放在椅子上,又极快地离开了。
已经走得太远了,Erik忍不住谴责自己;他已做错太多了。他本想是单纯教授Christine音乐,却不由逐渐深入对方的生活:她的点点滴滴他都暗中记录下来。当Christine情绪低沉的时候,他永远是一副最真诚的朋友的姿态安慰她,给她讲述自己的见闻,希望博得她小小一个笑容,那样的话他能感到自己的创作似乎又有了无尽的灵感。他疯狂地尝试了解她的过去,她的痛苦与不幸;他就像传说中最勇敢的骑士,斩断了公主身上的铁链。为了那件礼服,他冒着危险,在最晴朗的白天出门,为她购置。
但她不应当知道;她应当永远是幸福而快乐的,而不是任由自己的命运与一个吸血鬼捆绑在一起。
但他就是无法控制住自己;沙漠中的迷失者,对着流淌着毒药的甘甜泉水露出了痴迷的笑容。
当歌剧院里的众人都陷入了睡梦之中,世界仍在继续旋转着。他们中的有些人已经知道了,资助人可能就要回来了。他叫什么来着?Raoul Philippe de Chagny ?大概就是这个名字吧。听说,那个蠢头蠢脑的Christine还是他引荐到歌剧院来的……当时听说年轻的贵族路过一个乡村,被她的歌声所打扰,故而把她送进歌剧院学习。乡村?难怪她身上总有股浓浓的花生味!可不是吗,她的衣服可真是与她相配……
有人在低声交谈着,露出了戏谑的笑容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emmm用的90小可爱的剧情呢……因为这个R非常讨人嫌x但里面的EC都很美w

【EC同人】The Wedding

Summary:EC的婚礼现场……E个人向

Notes:无脑甜饼!OOC有,参见Rierra;角色属于他们自己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
Erik独自在地下寓所的时候,他也不总是那么阴沉沉的;他会思念着可爱的Christine,因为那足使他能够以愉快的心情去谱曲,或是做一些别的事情。他会选择为自己的将来作上周密的计划:他的未来,或者说是Christine的未来——不,是Erik与Christine共同的未来。
想到这,他往往会露出真切的微笑。他会放纵自己的思想随着无尽的爱而沉浮。他很少睡眠:以前都会是些无梦的平静,但绝不令人满意;如今他总为想象到如果Christine与自己结合以后,他们的生活该会有多么幸福啊。
他可以轻松地带着Christine到Rue de Plumet去散散步;他们都会打扮得优雅得体,而且有着说不完的绵绵情话。如果他们愿意,交换多少甜蜜的亲吻也是不受管辖的。在初秋的午后,阳光从稀稀落落的梧桐中散落出来;树叶沾着阳光的颜色。空气是很暖和的,甚至会有葡萄的香味。他们就坐在塞纳河边,看着河水缓缓流动;他会为她读那些古老而优美的诗歌:神秘的东方语言讲述的故事总是真切而动人的。他们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——可能会是一个女孩,长得像她母亲一样美貌,又继承了父亲的天赋,被所有人宠爱着。
如果真是那样,Erik会有多么高兴啊,他想。Erik仍开着橱柜的门,属于Christine的礼服勾勒出明确的轮廓。会的,这迟早会是新娘的衣物。他并不急于一时——因为Christine已经在等着那件婚纱了。
他走过去,用白色的丝带把Christine的眼睛蒙上。他的未婚妻感到了好奇,他却不回答,只是坚持要给他一个惊喜。他一手挽住未婚妻的肩,另一边小心翼翼地托住她没戴手套的手——他们订婚的那枚朴素的金戒指还映出了柔和的色彩——将她带到橱柜前,再把丝带取下,随手收在手里。
Christine尽管已经见识过一些很好的礼服,这件婚纱却还是令她惊讶:雪白的蕾丝与纱一层又一层,看着让人怀疑这是不是用云朵做的;太梦幻的白色,使人感觉不真实。Christine几乎看不清这件婚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——她幸福得快要晕过去了;她需要一点嗅盐。
Erik微笑着,轻轻推了出去,没忘记虚掩着门:当然他并不是有什么不利的想法,他只是确保Christine有需要的时候自己能第一时间赶到而已;况且,Christine桌子上的剪刀他并没有收走。
不然她那个房间,连床头柜的边缘都被包上了海绵,却留下一把用来刺绣的金剪刀。在他们的第一次地下会面之前,他就已经把这把剪刀放在Christine的房间里了。“那的确是一把剪刀,亲爱的。”Christine多少放下了防备,对他总算是有了信任。
那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;但Erik却记得一清二楚;它们看上去那么遥远,蒙上了灰尘,封上了火漆。
“Erik……”他的未婚妻懊恼又沮丧地呼唤立刻将他带到她面前。她几乎已经穿好了,只是束腰仍没有勒紧。
他还从来没有帮任何女性做过这种事情,但他的阅历已经告诉他,这属于未婚女性的私密之一。他有些犹豫;或许Christine不会介意的?因为毕竟是她叫他过来的。
“拜托了……”Christine显得有些羞涩,脸颊染上了淡淡的玫瑰色。Erik看见了那朦胧的微笑,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,除了Christine那一抹笑容什么也没留下。
他还是慢慢摸索着,把束腰带抓住了;Christine用手紧紧抓着橱柜边门,收腹,呼气,憋住,再是Erik一勒,又极快地绑好,这就算完成了。
Christine如释重负地笑了笑,因为束腰带来的痛苦使她看上去有些虚弱。Erik也知道,很多贵族小姐很早便回归天父的怀抱,大约也与这个束腰带脱不了关系。Christine曾经抱怨她的腰围由17英寸胖成了18英寸。Erik爱Christine,尽管他也希望自己的妻子漂漂亮亮的,但绝不是建立在病态的自 残之上;没有什么可苦恼的;他又把束腰带解开,把它调松到24英寸。
Christine很惊讶,随后被Erik严肃地问题驳了回去:“Christine,您吃的太少了;我们结婚以后,我将亲自管理您的饮食——这是为了你的健康,我亲爱的。”
“可那样我就有很多裙子都穿不了了!不,Erik,我的好天使……”
“相比美丽,Erik更愿意看见一个健康的Christine;您是否美貌难道会影响Erik对您的爱慕吗?完全相反!不论您是怎样的,Erik只会喜欢您,爱您,更爱您;这个可怜人爱上的是您高洁的灵魂,他不希望您因为一时所谓的美丽而过早凋谢……”汹涌而来的表白再次淹没了Christine,她只感到幸福包围着自己,看上去那些束腰带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。
最终Christine的束腰带被绑成24英寸;她的呼吸轻松多了。Erik美丽的未婚妻穿好了那一整套礼服,戴上了头纱,又把面纱放下来,似乎是童话书中说的公主一样美丽了。她蹦蹦跳跳地,又转了一个圈。
她那孩子气的天真反而为她加上了魅力;女人通常是美丽但危险的:如果是社交花一类自不必说,然而更让所有绅士倾心的却是那些可爱的小姑娘:她们只知道自己有点漂亮——至于有多漂亮还不是很清楚,没有多少打扮,天真就是她最好的武器。她的魅力绝不在于矫揉造作,更给人亲切的感觉。
Christine恰好属于这种类型;只不过在歌剧院这样的社交场所,她会被掩盖再正常不过了。但是她有Erik了,难道还不够吗?
“好看吗?”她甜甜的微笑在Erik看来比任何美酒都更甜蜜,比任何鲜花都更芳香。
他们从房间开始了舞蹈;没有音乐——因为那在他们心中奏响;他们在教堂共舞。这是一场夜间的婚礼: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,只有他们自己。
他们只是舞蹈,从地下寓所到教堂,从教堂到公园,从公园到歌剧院,从歌剧院到地下寓所。他们在湖上舞蹈,溅起的水浪无法沾湿他们。到后来,舞蹈变作了飞翔:他们在舞蹈中飞翔,在飞翔中舞蹈。
他们逐渐上升,在云朵之上,群星之下舞蹈;他们最终紧紧相拥,缠绵地亲吻……
Erik从梦中惊醒了。他还有些没缓过来。他已经很少做这么疯狂的梦了。他下意识四处看了看;平凡的公寓。窗外月色还很好,透过窗帘映在旁边。他异常的疑惑:他有些不愿相信那么美好的景象只是在他的梦中出现。然而那只能是一个梦,醒了便醒了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这绝对不仅仅是梦,他想。
这怎么可能只是梦呢?他有些好笑,又躺下去抱紧了身边的妻子;他吻了吻她的嘴唇,才再次放心地闭上眼睛。
在他身边,Christine睡得很熟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The End

Carmen版POTOx

这个E让人分分钟出戏Don Jose和斗牛士
C的形象只有Carmen,只有Carmen,只有Carmen!
其实还是很好听的!

根据评论来看似乎这张砖大都是音乐剧改编
准备每个都来听一听x

【EC同人】Dracula Vampire Nosferatu (5)


Summary:吸血鬼!E&人类!C;事件背景遵从原著;中篇;双结局

Notes:这是一个糟糕至极的OOC脑洞;谨慎防雷;清水无差;基本设定Rierra or Uwe&Pia;角色属于他们自己




5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Nadir坚持要找出Allah降在Erik身上的诅咒。Erik已经变成了吸血鬼这样肮脏的存在,他经受的苦难难道还不够多吗?但当Nadir稍稍注意,就能发现Erik神情异常平静的时候,他还是感到了空前的恐慌。他知道,Erik绝不应与“平静”相联系,如果真是那样,他可不敢想象倒霉的巴黎会遭到怎样的打击——说不定比第一共和国更糟。
太可怕了,Nadir使劲摇了摇头,尝试着把脑海中那些不好的想法抖落干净。他想着,或许和Erik聊聊天会更好一些?他不确定,但总有人得作出贡献。他看着Erik的表情在痛苦与幸福中挣扎反复……好吧,Nadir必须高兴地收回“平静”一类的形容词——它们对于现在的Erik完全不适用!
Erik住在歌剧院的地下五层。对于阳光能使其虚弱的吸血鬼而言,这的确是很明智的选择。但这就意味着Nadir的步行路程会变得比较艰难——他还不能做到像Erik一般毫无压力地在黑暗中穿梭。除此以外,他还很难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。Allah知道!Erik为了使自己行踪保密,在机关方面下了多大功夫!要是Nadir在这个阴暗潮湿的鬼地方去见真主,连个能帮他涂抹香膏的人也不会有。
但他最终还是找到了Erik:他正在一面镜子前出神。Nadir很少看见过Erik如此的样子——仿佛是初恋的男子为了求而不得的心上人苦苦忍受爱的煎熬。但Nadir还没有再多思考一会,便被Erik发现了。
Erik显得很兴奋,就像一个发现了糖的小孩子;除去他脸上镌刻着的无尽哀愁与自责。
Nadir猜想,难道Erik的创作遭到了什么瓶颈?不,这可不像他。可是Nadir却也再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困扰Erik的事情了。
接着他就从Erik一系列隐晦的表达中发现了显而易见的事实:
Erik陷入了爱情。
Erik陷入了爱情?
Erik陷入了爱情!
天哪,太不可思议了!
Nadir觉得没有什么能比这更糟糕:告诉他真主死了也不会让他更意外了。他感觉自己就像吞下一块石头,又硬又堵得慌。他想大声喊出自己的发现,以便让自己能轻松一点;但他还没有蠢到拿自己的性命作为代价。
但在这一方面,Nadir也并非了解;他和他的妻子相爱,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自他离开马赞达兰以后,那些回忆就蒙上了阴影,很难再次拼读。他先向Erik摆明了态度:他绝不赞成,而且他无法提供帮助。
这么好心的、真诚的一番“肺腑之言”,Nadir心想,就被Erik冷淡厌烦地拒绝了。就这样的态度,Nadir也确实没指望Erik的爱情能有什么好的结果。
而且,他尝试着努力向Erik说明,作为一个吸血鬼,人类要么避之不及,要么使用圣水与十字架。想让人类完全不具备攻击性与防备地靠近吸血鬼……
“你只能选择迷惑她。”Nadir无情地指出这一点,希望能以此打消Erik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Erik,很明显他早就想到这一点,固执地不肯让步。他反复强调那个“她”有多么迷人,并且保证自己不会做出过分的举动——“Erik只是教她唱歌而已,而且这还是她自己要求的”。
如果只是歌声,大概也不会太糟糕?Nadir稍稍安心了一点。他也明白,光是Erik的自卑应该已经足够成为阻拦他对于爱情的向往了。但同情心使得Nadir空前的悲伤——Erik应该也算是很不幸的,他连追求幸福的权利都要被剥夺。
那么就让他教那个Christine唱歌再离开,也并没有太出格。Nadir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己的朋友,他只是保持着罕见的沉默与歉意。一瞬间,他很自私地希望那个Christine能爱上Erik——但那完全不可能,不是吗?既然如此,就不应该再使Erik有任何不可能的希望,以免为他带来更多伤害。Nadir就像母亲一样,为自己的儿子做着长久的担心。
Nadir赶在声乐课开始以前离开了;他不愿再看见Erik那黄色的眼睛,里面藏着的悲伤是所有人都无法承受的。
他能隐隐约约听见Christine称呼Erik为“mon ange”,内心复杂极了。的确,Erik的天赋与能力远超常人,称他为天使的确有足够的理由;但一想到Erik面具之下的那张脸与他吸血鬼的身份,Nadir不由叹气。他不愿,也无力想象未来。
他这一段时间大概都没有机会再来找Erik了,但愿不要出什么意外,更但愿Erik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洪流。Nadir明白,自己势必是要失望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@法兰芝约瑟夫 @逛街的女精灵 

【EC同人】 Dracula Vampire Nosferatu(4)

Summary:吸血鬼!E&人类!C;事件背景遵从原著;中篇;双结局

Notes:这是一个糟糕至极的OOC脑洞;谨慎防雷;清水无差;基本设定Rierra or Uwe&Pia;角色属于他们自己



4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上帝!Christine忍不住埋怨自己:她到底是怎么了,才会想到再一次走到这漆黑的小路上?她紧张地祈祷着,希望那个声音能再次出现;毕竟,如果只是让她独自穿越过小巷,她一定会吓得晕过去,而她能肯定自己不会因为嗅盐而醒来。
她咬紧牙齿,努力不让自己的寒战的声音被黑夜扩大化。然而这声音大概真的是她的臆想物?直到她能看见前面明亮的街道拐角处时,都没有出现过。她暗暗地叹气,里面是无法掩饰的失望。那么那个声音确实不存在,她更加确信了:因为它的美丽恰巧证明了这一点。
她又叹了口气,准备一气走完剩下的路程——
她感到来自背后的凉意:她猜那是烧灼的目光。可她没有转身,而是继续向前。
“既然您这么害怕,那就不应该再次独自到这里来;很明显,黑夜不适合您。”
是那个声音!依然是从上面传来的。
Christine该说什么呢?“我想再次听见您的声音于是就这么来了”?噢,听上去就像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。
“您,您是音乐天使吗?”
非常好,当Christine意识到自己的答非所问,尤其是这个的问题幼稚得可怕时,她真希望自己立刻晕过去,以便被当作是病人的胡言乱语。但她没有:一方面,她确实很好奇这个声音的来源与真实身份;另一方面,她也方便确认如果自己的脑子如果真的出现了任何毛病,她可以去找医生买一些药物——自从父亲走后,但凡第一次见到她的人,总要怀疑她是不是精神出现了些问题。
果不其然,那个声音沉默了。Christine基本是明白了,自己需要一个医生。正当她准备离开时,那个声音竟然又出现了!
“我,我确实是您的音乐天使。”最后那个词轻得有如耳语。“您很健康,您的神智没有一点问题。”
Christine怔在原地,花了一些时间以便理解这些短句的含义。她大口喘着粗气,手紧紧捂着胸口。这听上去太不可思议了!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她一直幻想着音乐天使的拜访;可当他真正来临,自己却是一点也不敢相信了!但她怎么可能不相信呢?那个声音那么美妙,那么圣洁,只可能是音乐天使的声音。 激动瞬间充盈了她的思想,她朝着虚无的夜空,徒劳地伸出双手,似乎这样做就能离音乐天使更近一些。
“……您的声音如此纯洁,使得天使都落下泪来……我的孩子,我将教你歌唱,将圣乐以你之喉,洒向世间……"天使劝导性的口吻瞬间虏获了Christine,她当即跪在地上,虔诚地在胸口画着十字,喃喃着对上帝的感恩。能得到音乐天使的教导,这可是她从未想象过的荣耀!!她不敢随意猜想自己的嗓音会得到如何提升,她只觉得浑身轻飘飘地,恍若置身天堂,饱饮流淌的蜂蜜与牛奶,周围是果实的甜香味。
“快回去吧,回到光明……”天使的声音再次温柔地包裹着她,Christine彻底恍惚了,此刻她哪儿也不想去;这声音甚至克服了她一直以来对于黑夜的恐惧;她能毫不犹豫地承认,只要有天使的陪伴,任何困难都不会压倒她。她仿佛被铁链拴住的思想第一次如此欢快的奔流;她不可能再度忍受被记忆禁锢的感觉,她必须抓住这个声音,她必须!
如果说Christine作为一个美丽的瓷娃娃,她确实什么也不缺;可当她作为人的时候,她致命的弱点很容易就能被人发现:她太脆弱了,脆弱到需要人一直无微不至的关怀与爱护,如果她脱离了这温和的环境,她就会迅速地虚弱下去,变成纸片人。而再次给予她美好时,由于她所经受的挫折,她会比前一次更加渴求,更具有依赖性——这也就能很好地解释为什么Christine能如此轻易地相信一个声音。她,北国温室的花朵,已经在巴黎的风雪中独自前行太久;她依然保持着小女孩的天真与无知;有时会扩大得令人害怕。矛盾却是这样出现的:过度的天真称为这朵玫瑰花苞上尖锐的刺,任何鲁莽的年轻人见到都会知趣地走开。所以她才能一直维持着这样的状态,直到天使的降临。
“我该如何才能找到您,我亲爱的天使?”Christine急不可耐地追问,她无比恐惧天使的远离。另一层意思也就是说,她不可能每次都会来到这条幽暗的小巷寻找天使;她坚持认为天使一定会住在更加光明的地方。
天使不会不想到这一点:“等到每天午夜的钟声过去之后,我的孩子,我将降临在您身旁,给予您指导,传播美妙的音乐——现在,回去吧,我的孩子,回到光明;记住,天使与您同在……”
直到天使的回音也消失了,Christine才从地上站起来,她顾不得掸落裙子上的灰土,也顾不得因为久跪而酸麻的腿,急匆匆地赶会歌剧院。如果可能,今天她将迎来她第一节课。
Christine是怀着希望与幸福离开这条小巷;Erik恰恰相反。他为自己的不谨慎与痴迷而痛心疾首甚至恐惧。他仅仅是见到了那孩子一面,便不可救药地产生了某种狂热的追求。可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:一个肮脏的,理应受到无尽唾弃的吸血鬼!他怎敢渴望美好?
他真该 死,他为什么要答应这个女孩?他明知道自己能带来的只有伤害,然而内心的火焰把他燃烧得一点都不剩。那女孩一点一滴都使他失去控制,如果有什么仍在理智内,可能就是Erik明白自己最好永远也不要见到她;他已经许诺了那女孩音乐课,那么就尽快上完这些课程,然后像个真正的天使般离开。
Erik的确是这样计划的——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中字熟肉下载】《剧院魅影》1990版(上集)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90的熟肉!
是的我已经安详地看完了第一集
【捂心口升天】
我们要继承太太的优良精神并将其发扬光大

是这样:Shadow打算把90小可爱的满点情话全部誊出来(尝试中英双语——中文真的特别感谢太太嗷)我爱90小可爱并且我爱90小可爱保护协会太太!

90桶非官方保护协会:

终于圆了自己翻90小可爱的梦想(・ω< )★非常开心满足!
下集正在和 @Belladonna 小天使一起制作中,大概近期也能完成
艾特90保护同好: @懒得说话  @苍天堀真岛果酱代购  @无题缺维生素C  @我求各位大爷来看TDV  @阿船  @Shadow
下载地址:小可爱在这里等大噶
密码:ajta
请大家不要二传哟,哔哩哔哩我会尽力试着发上去的
我能力有限,经验也并不丰富,所以译本中错漏之处肯定是存在的,欢迎帮助我修正w
————
【传完检查时才发现几处时间轴瑕疵+压制对视频画质有明显损伤,如果我能找到更好的压制软件的话会修正+更换画质更高的版本的】

【EC同人】Dracula Vampire Nosferatu(3)


Summary:吸血鬼!E&人类!C;事件背景遵从原著;中篇;双结局

Notes:这是一个糟糕至极的OOC脑洞;谨慎防雷;清水无差;基本设定Rierra or Uwe&Pia;角色属于他们自己



3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如果说Christine晚上路过那条街是出于无意,那么总有一些事情是一直存在的。
比如那个声音——相信他的身份已经昭然若揭,也就不再做什么无谓而惹人嫌地掩饰。
那个声音属于Erik,毫不意外。但Erik不只是那个声音:他可以是波斯那位摆弄活板暗门的家伙,他也可以是马赞达兰的神秘传说,他还可以是Von Krolock伯爵——巴黎附近众所周知的吸血鬼。
可以说最后一个称呼彻底毁了Erik:就像先哲说的:“所有广泛应用的理论都具有偶然性”,这句话在Erik身上又一次验证了。
作为一个“年轻”的吸血鬼(得看这个标准的基础是不是普通人类),Erik从不吸血。他从内心深处厌恶这种肮脏的进食;由此导致他日渐虚弱:皮肤苍白,泛着淡淡的蜡色光泽;体格瘦弱,以至于他看上去就像一具骷髅标本。而他的脸,则被罕见的半脸面具覆盖着。没有任何人或者吸血鬼知道面具下面的脸是什么样子的,但就他另外半边脸来看,似乎算不上如何恐怖;除去那双燃烧的金色的眼睛。他从不吸血,所以失去了一些吸血鬼的特性:比如赤红而细长的瞳孔,比如诡异的獠牙。尽管如此,他依然影响着巴黎的风吹草动。
他难道就真的什么也不吃吗?或许音乐是他的精神食粮?
Daroga对此讳莫如深。Daroga的身份或许有必要说明:他是一个普通的人类;从某种特殊的评判标准上,他算得上是Erik最好的且唯一的朋友。在波斯的时期,Daroga被要求与Erik一起工作。尽管Daroga重复了许多遍自己的名字Nadir Khan,Erik依然乐此不疲地管他称Daroga。久而久之,他们之间形成了奇怪的友谊。
而Nadir敢说,自己绝对是知道Erik许多秘密而没有被旁遮普套索勒死的人。他感到隐秘的庆幸与信任。在Erik变作吸血鬼之后,他们之间依然保存着友谊。其实,Nadir对于Erik不是没有愧疚的心情在里面;Erik之所以变成吸血鬼,不能说没有他的责任。
当初Erik一个人从海里逃生后,在巴黎寻到了一处废弃的避难所;他却因为无法彻底戒断的毒瘾而痛苦不堪。吗啡,鸦片,大麻……每一样都无时无刻不在摧残着他的意志。他时而感到白色的虚无的快感,伴随着原始的欲望的渴求;时而深陷黑色的心碎的绝望,伴随着理智的无尽的哭号。他感到自己已经无法再像一个正常人一般生活;在生不如死的状况下,他颤抖着抓住了袖子里旁遮普。即便Nadir尝试了一切办法,也无法拯救他的朋友。
Nadir明白Erik之所以失败的原因:Erik没有任何的精神支柱;但自己还远不了解Erik的过去,更无法确切明白Erik阴暗的思想里蛰伏着怎样恐怖的恶魔。
Nadir还没有放弃希望,他就是这样一个坚定的人;他所认定的会竭尽全力;这一点,Erik很明显受到了他的影响,但目前他也不能说出好坏。在看到旁遮普的时候,Nadir吓得惊呼一声,迅速夺下了套索,结果被Erik死死掐住了脖子,质问着他为什么不让自己选择死亡。
“您要相信,Erik,总会有解决的办法;死亡是最没用的。”但他还没说完,Erik就因为神志昏乱而滚到了一边去,在地上吐着白沫喘息。
所以,当最后他看到Erik变成了吸血鬼的时候,Nadir可以说是一点也不惊讶。他也说不上高兴还是为他感到难过。
但Erik是绝对的不高兴。他颇为兴趣地想,丝毫没有察觉这种生活对于Erik的改变——其实也确实没有太多改变,至少对于他们两个而言。无非Erik更加深居简出,话也更少了。而Nadir为了给Erik的生活添加一点可怜的乐趣,每周都会以自己的名义买一张歌剧票给Erik——大部分时间他都显得无精打采,似乎并不太满意。
“音乐!这才是Erik要欣赏的;Nadir,你这个蠢货,我不是去那里看女人们如何搔首弄姿的,所以别再问了。”
但就在昨天晚上,当他看见Erik的脸上第一次浮现了幸福的微笑之后,心里恶恶地打了个寒战。
Allah!Nadir最担心的事情可能就要发生了:Erik该不会真的会为了可怕的感情而作出和其他吸血鬼一样的行为吧?
黑夜没有给Nadir答案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